“中国梦”的英文到底如何翻译?China Dream还是Chinese Dream?

“中国梦”的英文到底如何翻译?China Dream还是Chinese Dream?

“中国梦”的英文到底如何翻译?China Dream还是Chinese Dream?

有人说中国梦的说法仿美国梦而来,美国梦是American dream,中国梦就该为Chinese dream。有人持反对意见,美国梦强调个人主义,中国梦多从国家层面出发,故用China dream才比较接近实际。

2012年底,中国最高领导人刚上任不久,就提出了“中国梦”,并把这个中国梦定义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之梦。2013年3月,在全国人大会议的闭幕式上,还9次提“中国梦”,展现了未来10年施政的主轴。

“中国梦”一词,让人直接联想到太平洋彼岸的“美国梦”(American dream)。“美国梦”是一种信念,其核心的主张在于:美国是一个希望与机会之地,只要肯努力肯奋斗,便能成功。美国因移民而强大,而无论是过去或者现在,“美国梦”一直都是吸引世界各地人民移民美国的主要原因。多少人在自己的祖国默默无闻,甚至穷困潦倒,到美国都能闯出一片天,不仅丰衣足食,自由快乐,甚至还能在不同领域领袖群伦,执世界之牛耳。

我记得,之后很长的一段时间,中国梦这个议题的回响依然热烈,网络、媒体仍不断地从各个面向切入,努力阐释,踊跃讨论。有趣的是,就连“中国梦”的英文该怎么翻,都是争论的焦点之一。

有人说中国梦的说法仿美国梦而来,美国梦是American dream,中国梦自然就该依样画葫芦,以形容词加名词的组合叫Chinese dream。有人持反对意见,认为美国梦强调个人主义,中国梦多从国家层面出发,两者有本质上的不同,故用China dream才比较接近实际。

这些学者的论证有点吊诡,兹举一例供大家反思。有人说,部首为“女”的汉字,贬义的比例似乎偏高,如奴、奸、妓、娼、婊等,我们是否就因此要尽量避免使用女部的字?其他部首的汉字难道就没有贬义吗?

时隔三年,这个Chinese dream和China dream的争论至今似乎尚未完全落幕,举足轻重的英文网络百科Wikipedia(维基百科)对此也摇摆不定。“中国梦”的词目用的是Chinese dream,而内文却在Chinese dream和China dream之间反复,令人玩味。

这个语言上的歧见看似小题大做,无关紧要,然而有时一字之别,传达的讯息却可能有明显差距,甚至南辕北辙,产生不必要的误会。事实上,根据我借助权威英文语料库所做的研究,Chinese dream和China dream都是中国梦,两者都对,也都有知名的英文报刊媒体在用。然而如果细看文章脉络,Chinese dream比较偏向于“中国人的梦”,是一个中国人希望中国富强的梦;China dream则不然,它是个“对中国的梦”,多半是外国人想到中国发展,在中国淘金致富、功成名就的梦。

关于Chinese dream和China dream,当前的英语世界有这样的普遍认知。当然,很多时候语言问题不是非黑即白,只有一个标准答案,而是一个比例多寡的问题。英文不是我们的母语,英语世界对这两者的诠释,我们应该理解,并予以尊重,而不是让其主导本该属于对方的话语权。

近来最高领导人携夫人频频出国进行国事访问,我注意到彭夫人在某次的媒体访问用漂亮的英文侃侃而谈,提到中国梦时,她用的就是Chinese dream。不晓得她的这个选择能否就此终结争论,一锤定音?我们拭目以待。(南方周末 2016年3月)

2012年11月29日,新一届中央领导集体走进国家博物馆,参观《复兴之路》展览。参观过程中,中共中央总书记、主席中国最高领导人发表了重要讲话,指出实现民族复兴是中华民族近代最伟大的中国梦。一时间,“中国梦”成了媒体竞相追逐的热门词汇。在国家语言资源监测与研究中心、商务印书馆、中国网络电视台联合主办的“汉语盘点2012”活动中,“梦”字更是荣膺2012年度国内汉字,可见“中国梦”影响之深远。

有意思的是,在对外报道中,中国梦一致英译为China dream,而不是Chinese dream。为什么“美国梦”是American dream,而“中国梦”却另起炉灶,译成China dream呢?这得从历史上Chinese构成的短语多含贬义说起。

邵志洪的《英汉语研究与对比》(华东理工大学出版社,1997年版,第128页)中提到:

针对Chinese的贬义色彩,邵志洪还援引Warren H. Goodman的说法给出了另外一种解释:

美国人普遍认为倘若在地上挖一个洞,笔直挖下去,可以到达中国。由于这种认识,使Chinese带上了opposite的含义。任何无组织的活动都叫Chinese fire drill,不是因为中国人无组织,只是表示与fire drill所应有的组织和秩序相反。

可见,Chinese一词的贬义并非空穴来风,而是受到历史、社会和地理诸多因素的影响。

著名美语研究专家高克毅(作品多以笔名乔志高行世)在《最新通俗美语词典》(北京大学出版社,2006年版,第111页)中也持此说:

不幸,基于百多年来华人在美国的负面形象,以形容词“中国”起首的美语多半不怎么好听。所幸的是,这些词语现在仅偶尔出现,而且并非故意针对中国人或中华民族。

因此,从词源学的角度考虑,把“中国梦”译成China dream而不是Chinese dream是有其自身道理的。

难逃厄运、被打入另册的还有Chinese whisper(中国式耳语,在传播过程中逐渐走样的消息),Chinese home run(中国本垒打,不合规范的小场地容易打出的低级全垒打)等。这里选取其中的Chinese gooseberry,Chinese restaurant syndrome以及另一个和中国相关的not a Chinamans chance三个短语为例,带我们走近中西方相遇时一段段尘封的往事。

相传19 世纪中叶, 美国加利福尼亚发现黄金, 白人淘金所剩下来的渣滓无人过问了, 才轮到当地华工去拼命淘滤。他们发财的机会微乎其微,差不多等于没有。英语中把“渺茫的机会”(slight chance)叫做“支那人的机会”。

有趣的是,not a Chinamans chance的来源还有另外一种说法。19世纪20年代英国报纸有关拳击比赛的报道中,把挨不起揍的人称为“瓷人儿”(chinaman)。后来以讹传讹,c变成大写,就成了中国人(Chinaman)。(乔志高,《吐露集》,台湾时报出版公司,1981年,第370~371页)从这个层面上,a Chinamans chance同样表示“胜算极小”。

钱歌川的《英文疑难详解》和乔志高的《言犹在耳》都提到抗战期间林语堂接受美国记者提问时的一句经典:

这句话可以依据成语not a Chinamans chance翻译成“日本无获胜希望”,同时又可按字面理解为“日本胜利的机会远不及中国”。利用Chinaman,一语双关。幽默大师,果然不同凡响。

众所周知,Chinese gooseberry和kiwi fruit都表示“猕猴桃”,可两者之间的关系及由来一直语焉不详,各种大型词典也没有在词源说明中指出它们之间的联系。20th Century Words(《二十世纪新词语词典》)对Chinese gooseberry与kiwi fruit的释义倒是揭开了两者之间的渊源:

既然已经承认了中国是Chinese gooseberry(中国猕猴桃)的原产地,为什么到了60年代,它的英文名称就去掉了表明该水果产地的限定词Chinese,摇身一变,成了kiwi fruit呢?让我们再来看看该词典对kiwi fruit的释义:

原来,正是由于意识形态的对立,使中国的“猕猴桃”经由新西兰进入英语时有了两个名字。

从记录华工悲惨命运的not a Chinamans chance,到冷战背景下“猕猴桃”由Chinese gooseberry到kiwi fruit的更名,再到饮食文化差异产生的Chinese restaurant syndrome,每一个短语都见证了一段中西文化交流史。“凡解释一字,即是作一部文化史”(陈寅恪语),信哉斯言!(文/金其斌作者单位:深圳职业技术学院外国语学院)

嘻嘻网一站式提供肯德基麦当劳必胜客等热门电子优惠券免费下载打印。电子优惠券均来自商家,保证真实有效,并在第一时间发布。

yabo888

leave a comment

Create Account



Log In Your Accou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