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匹平成最励志的赛马却并不是《赛马娘》的主角

这匹平成最励志的赛马却并不是《赛马娘》的主角

也是终于被CY吐出来了,动画虽然制作方换了但制作依然非常不错,再加上手游的加持,赛马娘的热度居高不下也是情理之中。

手游不仅在短短几天内就登上了google play榜首,动画BD的销量更是肉眼可见的多。

相信各位这几天或多或少都接受过赛马娘的相关洗礼,不过可惜的是目前手游还只有日服,想玩到还是需要用一点手段的。

不过动画播了这么久,无论是努力家特别周,还是不世出的天才东海帝皇,又或者是长跑的王者目白麦昆,异次元的幻影无声铃鹿,动画中对这些角色的刻画不仅十分到位,而且对角色的服饰,动作的设计也十分考究,相信看过的动画的各位也都能在这之中找到自己喜欢的赛马娘。

不过我今天要讲的故事,不是无声铃鹿,也不是皇帝,麦昆,或者星云天空,米浴,而是一位只在动画中充当背景板的赛马娘——“小栗帽”。

日本的赛马文化最早可以追溯到1866年横滨的根岸赛马场的成立,起源自然是欧洲自古以来所崇尚的赛马运动。

日本的赛马基本完全沿用了欧洲赛马的体系和制度,并且在日本赛马史上也是名马辈出。

例如动画里的学园理事长皇帝,不仅是日本史上第一匹以全胜姿态拿到了日本三冠(皋月赏、日本德比、菊花赏)的马王,生涯中更是有十三胜一亚一季的傲人战绩。

而动画第一季中特别周强敌之一——神鹰,出道后大小比赛中仅输了一场,没错就是动画第一季中所描写的,败给了无声铃鹿,并且还在1999年远征欧洲,获得两场冠军两场亚军。

因为在赛马文化中所崇尚的是“血统至上”(主要看父系血统),冠军马的子嗣往往也是下一届冠军的强大候补,而一生战绩平平的马的子嗣也基本就无缘顶级赛事了。

欧洲贵族们正是在这种血统至上的运动中看到了他们的阶级优越感,因此在日本的赛马圈中,那些三冠马王,那些良驹,名马,即使隐退之后做了种马,他们的子嗣也一直都是日本各大牧场的争夺对象,不仅在拍卖会上会被拍出极高的价格,并且被牧场收容后也会好吃好喝的伺候着,是牧场资源的主要占有者。

简单举个例子,动画第二季中出现的目白麦昆的小迷妹——里见光钻,她在16年国际赛马联盟的世界最佳赛马排名中排名第8(共计33位),毫无疑问是一匹名马了,而她的父亲是日本赛马史上第二匹不败三冠马——大震撼(也是第一季的主角特别周的亲兄弟),因此她当时的最终竞拍的落槌价是2亿3千万日元,而第二季中东海帝王的小迷妹——北部玄驹,排名第7,她的父亲——back tide,也和大震撼、特别周是亲兄弟,血统纯正,因此她当时的竞拍落槌价也超过了2亿日元。

看过赛马娘的都知道,日本赛马的比赛分为G1,G2,G3三个等级,G1等级最高奖金最多,一般在动画中穿决胜服比赛的都是G1的赛事,穿运动服比赛则是G2或G3。

而小栗帽的父亲Dancing Cap,并没有参加过任何G1级别的比赛,而且脾气极为暴躁,如果不是他姑且还赢过几场G2,G3级的比赛,甚至连作为种马的资格也要被剥夺。

小栗帽出生时就患有右前蹄外翻的病症,后经过削蹄治疗才能正常站立,出生后小栗帽的母亲产乳不良,导致小栗帽瘦骨嶙峋。

血统二流,发育不良,天生腿疾,因此这样的小栗帽当时的成交价是——500万日元。

但谁也没想到,这样一匹500万日元的劣马,日后能成为影响了几代人,甚至需要专门在赛马场立铜像以纪念的传奇。

“我很早就被过继到亲戚家,养母是个好人,但被过继的我总还是有些寂寞,所以我吃过的苦,不想让孩子再吃,我对马,也是一样。不如说,比起能够随性而活的孩子们,只能按照我们的想法而过活的马,更令我疼惜。”——小栗孝一

当时用500万日元买下小栗帽的牧场主名叫小栗孝一,小栗帽的名字也是由此而来。

小栗孝一生活的时代恰逢日本战后经济萧条,当年也曾过着一家人都吃不饱饭的日子,因此后来发迹后对小栗帽则更有些惺惺相惜的意思。

不过就算如此,当时几乎没有人看好这匹骨瘦如柴甚至连站立都困难的“竞走马”,只有在笠松赛马场的小栗帽的调教师——鹭见昌勇(他也是外传漫画《栗帽灰姑娘》中小栗帽的训练师原型),发现小栗帽在全速奔跑时会明显感到重心下沉,这是只有一流的赛马才会有的特质——低重心跑动,所以他认为小栗帽绝不是一匹普通的赛马,也许这就是伯乐吧,因为小栗帽出道后的成绩,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

1987年,发育不良的小栗帽靠着自己旺盛的食欲(胃口很好,甚至连杂草都吃),终于在2岁的时候发育到了正常马的体型,而这时的他要面对的是在地方赛马比赛中出道,虽然最终在出道战中惜败给“进行曲藤正”获得第二名,但相较于刚出生时小栗帽的先天劣势,这一成绩还是出乎了包括骑手在内的所有人的意料。

紧接着第二场地方赛,小栗帽便以4马身的巨大优势大胜,然后是第三场,第四场……出道仅8个月,小栗帽共参加地方赛马12次,获胜10次,还创造了8连胜的战绩。

其实如此频繁的参加比赛,也正是鹭见训练师的主意,出生在北海道的小栗帽并不像那些血统高贵的中央赛马能获得良好的训练。

因此他能做的就是让小栗帽频繁的参加比赛,平均2-3周就参加一次比赛,用比赛来训练小栗帽,这是仅有地方赛马才能有的训练方式。

高强度的比赛和训练,让小栗帽拥有了更强健的体魄,他的潜力也被进一步激发,而更让他拥有了一颗顽强,执着的胜负心。

“(小栗帽)赢了的时候他是真的站起来举起双臂高呼万岁,明明一块钱也不会打到他的账上了,他还是那么高兴。”——小栗立子

小栗帽在地方赛马连连大胜的成绩对于马主小栗孝一而言毫无疑问是高兴的,他精心照料的马获得了别人的认可,自己也因为小栗帽的成绩获得了大量的奖金。

但另一方面,他的内心也十分复杂,他很清楚小栗帽的实力远不止此,不能让小栗帽的一生就埋没在地方赛马这种观赏性比赛上,他希望能让小栗帽能在更大的舞台上奔跑,比如——中央赛马,只要能进中央赛马跑出成绩,不仅可以闻名全国,甚至还能在日本的名马史上留下自己的印迹。

但是,身为一个小农场主的小栗孝一,只有地方赛马的资格,如果想让小栗帽进入中央赛马,就必须把小栗帽卖给中央赛马圈,也就是所谓的“移籍”,但同时也意味着,在这之后小栗帽这匹马,与小栗孝一,再无关系。

几天之后,小栗孝一决定放手,将自己像亲生儿子对待一样的良驹,卖给中央赛马,但他有一个要求,希望“小栗帽”这个名字能够被保留下来。

在这之后,小栗帽在中央赛马的每次比赛小栗孝一必到场,即使自己的账户不会再因为小栗帽的胜利汇进一分钱,也会为小栗帽加油助威。

移籍至中央赛马后,小栗帽一发不可收拾,直取6连胜,“芦毛的怪物”之名也逐渐在赛马圈内传开。(小栗帽毛色为白中带灰,很像河边芦苇的颜色因而得名)

直到1988年G1级别的天皇赏,小栗帽首尝败绩,负于玉藻十字,有趣的是,玉藻十字也是一匹芦毛马,早于小栗帽一年出道。

紧接不久之后在同样级别的G1赛——有马纪念杯上,小栗帽复仇成功,将玉藻十字压在第二位夺冠。在此之后,这两匹芦毛马之间的对决也成为一段佳话。

在当时的赛马圈,有“芦毛马都是废物”的说法,正是玉藻十字和小栗帽这两匹赛马,改变了当时很多人心中的刻板印象。

1989年10月的每日王冠赛,小栗帽与当时的夺冠热门——稻荷一几乎同时冲线,最终以照片判定小栗帽以一马鼻之差获胜,这场比赛后来被称为“1989年最佳一战”。

同年11月,在G1级别的Mile CS比赛中,小栗帽再次与另一位夺冠热门——青竹回忆同时撞线,通过照片判定,小栗帽又以一马鼻之差获胜。

自此,小栗帽与同期出道的超级小海湾、稻荷一,并称为“平成三强”(有趣的是,这三匹马出身都不好,拍卖价都很低,因此又被称为“平成贱卖三杰”)。

“小栗帽不禁让人觉得,仿佛之前的失败是它故意的一样,好像是它为自己书写了剧本一样。”——骑手武丰

当时让小栗帽引退的声音越来越多,训练师甚至还收到了人身威胁,因此决定让小栗帽最后参加一次12月的有马纪念杯后引退,就在所有人都已经对小栗帽失望的情况下,小栗帽居然在比赛中奇迹般的夺冠,完美落幕。

当时的中山竞马场共聚集了17万观众来观看比赛,为历年最多,现场的大部分人都被小栗帽感动的热泪盈眶。

比赛结束后整个赛马场集体大呼“小栗帽”的名字,也成为了被日本赛马史记录的名场面之一,这场比赛之后也被称为“奇迹的复活”、“让人感动的last run”。

小栗帽出身卑微,幼时也缺乏关怀。在血统无比重要的赛马界,小栗帽始于地方赛马,一路摸爬滚打,最终登上了中央赛马的巅峰。

有人认为小栗帽的成功是因为他有一颗强大的心脏,也有人说小栗帽的成功归功于他规律的作息和基因突变,但地方赛马的高强度训练和中央赛马中不服输的精神,证明了这不仅仅是一匹依赖于天分,更是因为对胜利的执着而不断努力的学霸。

在阶级固化的日本社会,小栗帽超越血统,超越阶层,最终获得成功的故事,即使在小栗帽引退之后的多年里,也不断的激励着一代又一代的年轻人去超越自我。

2018年,在JAR(日本中央竞马协会)制作的日本20世纪百大名马纪录片中,小栗帽排名第三,第一为三冠马王成田白仁,第二为赢了法国赛马“望族”的特别周。

小栗帽也是除了“皇帝”外唯一一匹除了在JAR殿堂内立像纪念,还在其出生地笠松赛马场立像纪念的赛马。

文中漫画均出自赛马娘外传漫画《赛马娘:栗帽灰姑娘》,连载于《青年Jump》

yabo888

leave a comment

Create Account



Log In Your Account